南宁历史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两宋元明

母蚊子喜欢咬什么样的人

发表于:2020-01-20 13:00:51 来源:南宁历史网
母蚊子喜欢咬什么样的人?

这是一个非常残忍的画面,大家看到没有,这只吸血鬼肚子已经吸满了,肚子红红的,那锥子一样的长长吸管儿扎在皮肤当中,并没有抽出来的意思,吸饱了血的凶恶的家伙正在作恶。

昨天晚上,被五个五六个,七八个这样的家伙折磨了一宿。

现在身上留下了一串串红包。

怕恶心,不忍心展示给您。

怎么突然间招起蚊子来了?

蚊子怎么突然间喜欢起我来了?

蚊子喜欢叮咬什么样的人?

我如何成了这样的人?

没有吸到血的蚊子大体是这样的,肚子瘪瘪的,特别显得身材修长,尤其是腿和脚,如果跳芭蕾或者跟着杨丽萍学民族舞,那一定是一个伟大的天才。

这个样子的蚊子飞行比较积极,处于活跃的状态,目标是为了寻找可以插嘴可以吸血的地方。

它飞过的地方会发出蚊子特有的哼哼的声音,这种声音在白天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但在深夜这种声音从耳边掠过的时候,那就像重型轰炸机从城市的上空掠过, 你是不能选择无视的。

昨天晚上,我没有这样的好心态,去琢磨它的身材以及在舞蹈方面的天赋, 夜里12点左右,习惯性地床上鼓弄手机,白天存的几个好玩的,想看过之后轻松地睡去,突然间耳边响起了蚊子的声音。

最初的反应是,薄被子把身体裹住,不去理睬它,也许会受到别的什么目标的吸引,它不再搭理我, 以前也有过这种情况,零星的仅有侦查职责的蚊子,可以不搭理的。

很快就发现,我的想法完全是错误的。这可能是一只寂寞了很久饿了很久的的母蚊子, 专以骚扰我为乐, 它在我的左耳边右耳边,甚至在我手机的周围盘旋飞行,绕大圈儿再绕小圈儿,两度在我的手背上落下,迅速地飞走。跟当年U一2高空侦察机飞2万米以上,欺负我雷达和高炮够不着他肆意骚扰还有些炫耀的意味。

看不清她到底什么模样,但是凭借经验,我敢咬钉它是母蚊子。蚊子于昆虫纲双翅目蚊科,据说全球约有3000种, 最大的特点就是每蚊子都带一个注射器针头,这玩意叫刺吸式口器 别看蚊子都是纤小飞虫,那刺吸式口器扎下来, 殷红的血会被吸到它的肚子里。人倒不是怕它吸走那点血,而是怕它在吸血之后会吐给你一些会引起过敏性反应排异性反应的感觉, 对了,痒痒啊,痒得钻心刺痒的难受。跟人类社会大不一样 ,雄性犯罪在人类社会当中占有绝对的比重, 昨天晚上对着国会议员一通乱枪,就是一个66岁雄性激素分泌还很旺盛的美国老头儿干的…吸人畜血液的这些坏事,与雄性蚊子没有一毛钱的干系,所有的这些坏事儿都是母蚊子干的,因为雌蚊赖以血液作为食物,而雄性则吸食植物的汁液。

索性坐起来。

母蚊子的骚扰,激发了我的防御本能,小小的虫子激怒一个大家伙 ,我由防御而进入状态。

赤身裸体,勇猛地,在席梦思上站了起来。

床太软,身体左右晃动着。

头偏左、偏右、忽仰忽伏,警惕地搜索着目力所及范围之内每一寸的地方, 那样子一定很好笑, 眼睛在强光的刺激下半眯半睁,脸上带着复仇的肃杀。

顺手抄起三联周刊, 这本月月寄给我的杂志,现在成了人蚊大战的我方大杀器,杀鸡就用宰牛刀, 铜版纸印刷的杂志沉甸甸的拿在手上正好解恨 。

一个突然启动,杂志飞扑过去,无论多么优美修长身材的蚊子都给它打成一个薄片儿, 心里恨恨地,眯着眼睛警惕地搜索着。

我看见它了,不知死的家伙, 藏在吊灯的凹陷处, 趴在那里很老实,它竟然不知死期已经来临…NND ,这分明是考验我的智商啊!

仇恨再深,也不可能在这灯上直接下家伙。

众人皆知投鼠忌器, 殊不知投蚊忌灯。

您说,母蚊子是不是有一定的智商?

它怎么知道我不敢在给灯上打它?

飞到棚顶上来,专门在灯里边藏着,还跟我玩儿顶层设计 而且神态这么从容,NND,这是什么鬼蚊子啊!

见我拿它没办法,后来才慢悠悠地飞走了。

我也只好另寻战机。

这墙壁,施展得开,犹似辽沈战役淮海战役的大平原地带,适合我军大部队穿插。知道蚊子有趋光的特性,把台灯对准这面墙,布下天罗地网定让你有来无回,可侦查了好久, 蚊子不肯飞过来, 傻傻地站在那里, 一阵困意袭来,刚才被蚊子袭扰过的地方痒痒的,又在隐隐发作,怎么觉得我成了被它嘲弄的对象。

机会总是留给那些有准备的人的。

这张照片是今天早晨补拍的。

一只不知深浅的家伙终于闯进了我防空识别区, 没给他无线电警告, 犯不着跟它费口舌, 早已蓄势待发的我,抬手就是一杂志,三联生活周刊重击下去,柔弱的身躯顷刻之间血迹四溅, 岂止生活不能自理, 简直就成了北京医学院实验室里活检玻璃片上的一抹红…

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 。

一阵快意袭来, 我军首战告捷。

小飞机,可飞得很高,但并非总是在高空飞行,它可以选择任何地栖身,超低空飞行以及伏身下浅都是它的拿手好戏。

此刻,狡猾的蚊子又在我床头灯周围哼哼起来。

南方某地买的竹制的床头灯,蚊子栖身在它的周围,还真不好下手,跟着它转来转去 ,它专门欺负我这老花眼, 突然出现在你面前, 眨眼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细细的哼音从360度任意一个角度传来, 由弱变强,挑逗你一下之后 再悠然而去, 周围归于寂静。

主动权,似乎操控在母蚊子的手上。

使劲儿地捏着三联生活周刊,拿它一点办法,也没有。孙悟空钻到铁扇公主肚子里,铁扇公主的主观体验,我多少有了一些。

按我的感觉,怎么也得有五六只、七八只蚊子,在我比潘长江长不了多少的上折磨那么久, 华北、西北、华南、中南、华东,没什么地方不被骚扰, 那一群灰呀灰的小飞机怎么突然间全都消失了呢?

站在地中央,把整个卧室巡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小灰机的踪迹。它不来了,你奈他何,你有什么办法呢?

倒了一杯水,慢慢喝下,让身体进入备战状态,又要准备睡觉, 这个分寸不太好拿捏。

英国流年不利,连续遭到不同程度的恐怖袭击,英国政治家什么心情,我也有一些理解了。

这只蚊子长得很漂亮。

但它对人类的危害绝不可以小觑.

传播疾病是蚊子的重要使命.

据说显微摄影的结果显现

蚊子刺入人体皮肤的时候,并不是一根刺,而是六根刺一一六管齐下。

这个小老头,您知道他是谁吗?

我是司马,他是欧阳啊,大名鼎鼎欧阳修。欧阳修写过很多传世的作品,但很多人不知道他跟我有同好, 恐怕都是被母蚊子骚扰过。

欧阳修写过一篇《憎蚊》按宋代的那个行文习惯来说,这首诗写的也够长的了, 扰扰万类殊,可憎非一族。甚哉蚊之微,岂足污简牍。乾坤量广大,善恶皆含育。荒茫三五前,民物交相黩

老夫子对于蚊子的憎恶由此可见一斑:

其全文如下

扰扰万类殊,可憎非一族。

甚哉蚊之微,岂足污简牍。

乾坤量广大,善恶皆含育。

荒茫三五前,民物交相黩。

禹鼎象神奸,蛟龙远潜伏。

周公驱猛兽,人始居川陆。

尔来千百年,天地得清肃。

大患已云除,细微遗不录。

蝇虻蚤虱虮,蜂蝎蛇蝮。

惟尔於其间,有形才一粟。

虽微无柰众,惟小难防毒。

尝闻高邮间,猛虎死凌辱。

哀哉露筋女,万古雠不复。

水乡自宜尔,可怪穷边俗。

晨飧下帷帱,盛暑泥驹犊。

我来守穷山,地气尤卑溽。

官闲懒所便,惟睡宜偏足。

难堪尔类多,枕席厌缘扑。

熏檐苦烟埃,燎壁疲照烛。

荒城繁草树,旱气飞炎熇。

羲和驱日车,当午不转毂。

清风得夕凉,如赦脱囚梏。

扫庭露青天,坐月荫嘉木。

汝宁无他时,忍此见迫促。

翾翾伺昏黑,稍稍出壁屋。

填空来若翳,翳隙多可掬。

丛身疑陷围,聒耳如遭哭。

猛攘欲张拳,暗中甚飞镞。

手足不自救,其能营背腹。

盘餐劳扇拂,立寐僵僮仆。

端然穷百计,还坐暝双目。

於吾固不较,在尔诚为酷。

谁能推物理,无乃乖人欲。

驺虞凤凰麟,千载不一瞩。

思之不可见,恶者无由逐。

宋人文字不像汉代的文字,不那么装腔作势,平白如口语很好读,欧阳这位老夫子,修官修成政治家,官至翰林学士枢密副使参知政事,修文修成文学家, 一部《醉翁亭记》足以千古留名啊,他宋代文学史上最早开创一代文风的文坛领袖,领导了北宋诗文革新运动,继承并发展了韩愈的古文理论。他的散文创作的高度成就与其正确的古文理论相辅相成,从而开创了一代文风。

终于找到了我与这位老先生的共同之处一一我这暴脾气,受不了母蚊子欺负…

看过一些关于蚊子喜欢咬哪些人之类的科普文章, 但没有仔细走过脑子, 更没有联系自己的实际,认真想过。

眼下却不能不想,蚊子为什么今天拿我大开杀戒?

一说蚊子天生有一种趋食性就是想吃的意思, 蚊子为什么想吃某些人而放弃某些人呢?

想当然的一个说法是,某些人皮肤细嫩血液甜招惹蚊子,可这屋里还躺着另外一个大活人,睡得跟死猪一样,怎么就不受蚊子的影响?蚊子为什么就不去骚扰她呢?难道同性相斥的原理,这个时候也起作用吗?

又有一说,汗腺发达体温较高的人容易招惹蚊子,据说喜欢流汗的人,血液中的酸性增强,所排出的汗液使得体表乳酸值较高,对蚊子产生吸引力。平常没这回事儿啊,我今天体表乳酸值怎么上去了呀?我的乳酸要真那么高的话,做酸奶,做冰淇淋时,用我的手搅和搅和就行了。

另有说法就更不靠谱了,说蚊子喜欢穿深色衣服的人,说蚊子有一种趋暗的特性, 不是说蚊子有趋光的特性吗?怎么又变成有趋暗的特性 了?生活的经验告诉我们,屋里点灯蚊子更容易招来,如果屋里不点灯,蚊子好像还没那么敏感,所以蚊子趋暗特性之说恐怕不是很靠谱

就算蚊子有趋暗的特性,喜欢寻找深色的衣服, 此时此刻我身上一条布丝都没有,蚊子是怎么成群结队杀上来的呢?

让人不解的科普文章,还讲蚊子喜欢奶味大的人, 我这半大老头身上除了馊骚味儿哪里有奶味?宝宝身上有又香又浓的奶味,蚊子闻香而来, 由此可以解释为什么蚊子会叮宝宝, 但这个解释完全不适合我。

本以为这个结果有助于解释,为什么成群结队的母蚊子,突然间, 不能说突然间,确切说选择2017年的6月14号深更半夜,攻击北京东城南锣鼓巷的一个裸睡的半大老头儿,可结果

发现,这里面的说法跟我更挨不着边儿。

这不是瞎掰吗, 我跟化妆有啥关系呀!

3000多种蚊子啊,3000多种,可不是3000多个,世界上的蚊子的数量可能远远多于人类的数量, 世界上的人,有吃辣的,有吃咸的,有吃咖喱的,有吃甜的, 有喝咖啡的,有喝茶的, 五花八门,千差万别, 你说蚊子就不能有口味上的变化吗?

蚊子到底喜欢叮什么样的人,母蚊子喜欢喝什么血?这个问题在科学上也许还没有定论。

小小的昆虫,两只大钳子一般高高举起的威武的母蚊大王, 关于您的饮食偏好问题,人类到目前为止还处于茫然懵懂的状态。

蚊子半夜里跟我大战,特地选择2017年6月14日夜6月15日凌晨跟我过不去,不知道会不会与我昨天晚上见了一个人有关。

昨天晚上见了度体书法家李云飞先生。

我问他是不是李云龙的弟弟,他笑了笑说不是,他没有叫李云龙,但是和我一样喜欢看《亮剑》李云龙的形象也是他所喜欢的,百看不厌。据我所知,很多男人都在深更半夜电视台第N遍播放《亮剑》的时候看李云龙,有时还会跟着流眼泪呢。

他用画竹叶的方法写字,自创一派,开山授徒,散枝开叶,在北京科大辟有度学法竹叶间的那些蚊子, 难道跟着我回到家里,又进了卧室,半夜里折磨我不成?

度体书法是一种艺术书法,与传统的书法当然不同,但用传统的书法艺术来装裱,反而别有一番滋味,看看这个是不是很有庙堂气?

君子有九思。

竹叶书法大字和小字相比,小字更有斑驳错落竹林疏影的感觉。

这两幅作品很有味道。

昨天晚上突然蚊子咬我,也可能和我吃的东西有关。

昨天中午写韩愈的原道全文,一时来了兴致,没顾得上吃饭,晚上参加饭局吃了一顿新疆餐,美女陈萍儿非要请我们吃新疆的手扒羊肉拉条子。

新疆手扒羊肉以前不是没吃过,但没有留意吃过新疆手扒羊肉之后是不是就会受到蚊子的特别青睐,现在仔细回想昨天吃的新疆手扒羊肉的确是有点特别。

新疆的维族同胞,汉族同胞都喜欢说,手扒羊肉能增加消化酶,显然这是个现代的科学名词,到底具体指向是什么,我不确定,能确定的是这道菜里边除了放羊肉之外,还要放非常讲究的调料:大葱、香菜、大蒜(必是白皮的)醋、盐、香油、黄油…如果能听到这儿依然觉得很平常的话,我要特别提醒您,最后一道黄油可不是放奶油,新疆朋友会告诉您,奶油是奶油,黄油是黄油, 为了让新疆的手扒羊肉入味, 从生牛奶直接制作的那种黄油是不能用的,因为那是生黄油,要用地道的超细黄油采用巴氏消毒过而未经冷藏牛奶制作的黄油,这个区别可就大了,一定要用原味黄油,加盐的不行, 盐都要加的,但是先加盐和后加盐,加多少盐差别非常大。这种黄油蒙古语叫希日陶苏, 新疆话叫(忘了)…

在食客那里,吃的就是嫩,就是香,就是觉得润,但道理在什么地方, 没人细究,也不知道为什么。

难道蚊子也能够体察到这种希日陶苏味道?

难道这就是前面讲到的某种硬脂肪酸的味道?

圆白菜炒窝头,明明是一道老北京的菜,但不知道为甚,新疆餐厅里成了推荐菜。

蚊子为什么咬我,沿着这样的思路寻找下去,寻找答案的路没有尽头。任何蹊跷的事情,相伴生的事情, 被疑打上因果烙印,可能性是无穷无尽的。

据说蚊子喜欢叮新陈代谢比较旺盛的人。

这是前天朋友发给我的多年前的一张老照片。

当年我的新陈代谢比较旺盛的,这大约是35岁时候的我, 看满脸的横肉,仰鼻角度带着不屑, 面部咬合肌那么发达,在人群当中显得很有些挺胸拔肚赳赳自负。

按说应那个时候应该很招蚊子, 至少招一些妩媚母蚊子吧。

这是两个星期前,以色列遇到的正在死海里飘游的一位老哥, 看看人家浑身这个毛发,看看人家进化的程度,看看人家强壮雄壮的体格, 若论新陈代谢,估计这老哥的新陈代谢比较旺盛,蚊子为啥不咬他呢?蚊子蚊子,你应该咬他呀!咬呀,咬呀,你快咬呀!

跟他比起来,我简直就是细皮嫩肉。

不知为什么跟他放到一块对比,我显得那么白净, 老了老了,愈发娘们儿唧唧的了,雄性激素分泌已经差不多了。

按同性相斥的原理,蚊子应该早不爱搭理我了,至少臊着我, 整个南锣鼓巷除了隔壁王奶奶有一搭没一搭还愿意与我说点儿啥,其他的大姑娘小媳妇儿没人搭理我呀, 这些母蚊子为什么还不放过我呢?不放过我,飞过来看看我也就罢了,上来就动真家伙,长长尖锐的口器,直接刺入我的皮肤, 那殷红的血,血型都没有验过,就被输送走了。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现在我不但雄性激素分泌越来越少,人显得娘们儿唧唧的,而且越来越娇气了。几只蚊子就搅得睡不了觉。遥想十几岁在乡下过活的时候,这怎么可能呢!

当年在东北黑土地上的时候,甭说十几只蚊子,就是呜呜泱泱满天遍野的无人机集群到最大规模(昨天看到一则报道,说中国无人机作战平台空天一体颠覆性技术集群已经搞到将近200架的规模了)我自岿然不动。

照片上的这个装置您知道是个什么东西吗?

这叫蚊帽, 这是在草原上专门对付蚊子的一种帽子,全身没有一处露出皮肤来,脸上脖子上用这种帽子遮挡住,蚊子没能奈你何,它长长的口器没有办法直接刺到你的皮肤上来。用这种帽子还对付蚊子,在过去那个年代里,这是能够想到的最好的办法。

但是对于我们乡下的孩子来说,这种帽子未免过于奢侈了, 90%以上的人,没有条件没有机会戴这种帽子。

最重要的是没有对比,不知道人还可以生活在一个没有蚊子的世界里面,夏天有蚊子有苍蝇,这不是太自然和正常的事情吗?当年在东北生产建设兵团和农场,那些刚刚到来的大城市的知识青年,尤其是上海的知识青年,尤其是那些上海的男青年, 一惊一乍他被蚊子咬到了,起了一个小红包包…他们把自己身体包裹得很严,还要在上面涂肥皂水、涂清凉油之类的细腻举动,常常成为我们调侃和嘲笑的对象。

对我们这些乡下的野孩子来说,蚊子从来不是问题。

蚊子不是问题,咬到你怎么办?

那就让它咬呗。

咬了你之后,又痒、又红、又肿,疼痛甚至感染怎么办?

忍着!

忍无可忍怎么办?

没有忍不了的。

当年红军长中哪有不长虱子的,红军战士身上的虱子被叫做虫” 战士们最快意的事情莫过于在有光亮的地方把衣服脱下来,光着身子寻找虫”并把它们抓到嘴里咯吱咯吱地嚼起来。

后来在延安的讲话当中,还曾经几次举到抓虱子的例子,说总是想抓的越多越好

人是环境的产物,蚊子虱子都是环境的一部分。

当年我在乡下的时候,头上身上也都有虱子,不但有虱子,而且还有臭虫呢,抓到臭虫用指甲盖一捻,就会出一滩血,那蚊子的血汹涌多了,澎湃多了, 没有人介意。

这张照片不是我拍的,已没有办法找到当年我在乡下与蚊子相处的照片。告诉大家,这个照片没有夸张,在蚊子多的地方,露出一个指头来,对那些母蚊子来说,你这个手指太可爱了,它们爱不释手、爱不释嘴(口器)

这是我的左手的手腕。

看到手腕部有很多粗重的纹理了吗?这些皮肤的皱纹是对付蚊子的很好的武器,当年我们曾经用这样的办法和蚊子角逐, 确切的说是和蚊子一起做游戏。

当一只或几只母蚊子落到我的手腕上的时候,我并不急于把它们哄走,而是任由其把长长的剌扎到皮肤里,肚子在我们的眼前一点儿一点因吸入血液而变红, 犹如央视九套动物世界里一个长镜头, 不明究竟的蚊子在我的注视下展现它们的本能,就在这时,我繃紧腕部的肌肉,让神经束紧张起来,因长长的口器扎在我的皮肤里,蚊子想抽身而动不得, 看它红彤彤的大肚子霹雳扑噜在我的皮肤上挣扎而飞不走, 那时的我与小伙伴觉着很好玩, 比试着看谁一次控制的大肚蚊子多。

长辈说,这样的蚊子不用拍死,因为吸了太多的血,可能也活不了多久, 贪婪终因贪婪而死, 这就是所有贪婪者的下场。

今天的我连蚊子都对付不了,五六只七八只蚊子折磨我一夜没睡, 想起来真是惭愧, 蚊子之所以当年在乡下,我们对它不在乎,对之完全忽略不计,是因为有远比蚊子厉害的多的东西

那便是牛蚊子, 你就听这名吧,是蚊子,但是是很牛的蚊子,是连牛都害怕的蚊子,所以叫牛蚊子。

牛蚊子,其实长得不像蚊子,而像苍蝇,所以它又有一个名字叫牛苍蝇,苍蝇这种东西传播疾病大家都知道,但它嗡嗡的讨厌不咬人隔应人, 特别招人烦,但并不直接吸你的血, 牛苍蝇就不一样了, 吸起来像马蜂一样。

当年在乡下,把这些牛苍蝇、牛蚊子叫瞎虻 现在也不知道那两个字应该怎么写,是不是这两个字不确定, 什么叫瞎虻也不知道,但它的厉害那是知道的, 宁肯被一百只蚊子咬过,也不愿意被一只瞎虻叮过。

瞎虻叮了以后什么样?

还能啥样?就是又红又肿起大包呗, 关键是叮的时候就有强烈的刺痛感, 叮了之后顷刻之间就会痒痛起来, 挠不得,打不得,急不得,恼不得, 整个一个没脾气。如果不感染,就算烧高香, 感染怎么办呢?

忍着。

生活,教给我们的最重要的智慧就是,能忍则忍, 而你获得生活智慧的重要标志,便是忍无可忍也要忍。

成语中有捅了马蜂窝之说,大家都知道马蜂蜇人厉害,究竟有多厉害?我没有被马蜂蛰过,这辈子没有这种体验,人都说马蜂,体大身长毒性也大,蜇人的时候也是无人机集群群起而攻之,捅了马蜂窝的结果就是一窝马蜂上来对付不善者,想想那是很可怕的。

现在回忆起来,那些牛蚊子还没有群起而攻之的主动意识, 它们攻击人多半是受本能的驱使,而不存在战术集群问题, 就这样也不得了啊,这些牛蚊子常常让那些耕牛都受不了。所以我怀疑,牛虻的说法指的就是这些牛蚊子。

网上搜到一张图,大概长得就这样。牛蚊子也有很多品种, 这可能是一只其中的一种吧。

伊春林区长大的我的老朋友傅君子,一个有数学天赋,又有细节控癖好的家伙,他描述他那个地方的瞎虻,显然比我们草原上的厉害。

他们林区的瞎碰”瞎虻”个头更大,脑袋半球形,略带三角,复眼很大,某些雄虫接眼式或离眼式,或常有毛,常有绿红及其它金属闪光,单眼有时消失。触角有长、有短,多向前伸出,基部二节分明,端部3-8节愈合成角状,口器适于刺螯…

我观察不了那么仔细,但是东北的瞎虻比蚊子飞行能力强的多, 蚊子只能在树下树上草丛之间做短距离的飞行, 牛蚊子这种东西,跟微型的鸟儿一样飞行迅速,在地里干活,明明天朗气清,既没有蚊子也没有牛蚊子,突然间说曹操曹操就到,不说曹操曹操也到,牛蚊子杀将上来,你一点儿脾气都没有啊!躲是没有地方躲的,藏是没有地方藏的,裸露的皮肤被他螯住,那就是死命一口,夏天穿的薄衣服挡不住它的随身匕首(口器)甭说人的衣服了。

大个儿的牛蚊子,其强度螯刺能力,牛马等厚皮动物亦不在话下。

牛蚊子吸血可没有蚊子那么温文,你觉得刚扑下来,即已经掠血而去, 有的时候还要带走一小块肉呢!城里长大的80后90后00后,如果觉得我说的夸张,可以问问你们的知青爷爷知青奶奶。

话说回来, 有了跟牛蚊子做斗争的历史,还怕什么蚊子吗?

话再说回来,一个在半个世纪以前有着和蚊子和牛蚊子作斗争光荣历史的半大老头儿,今天在胡同里被七八个蚊子折磨一宿不睡觉,这是不是一种耻辱呢?

留下一道思考题: 牛蚊子叮人,是母蚊子还是公蚊子?

到了北京之后我才有机会读到《昆虫记》这本书。

书写得很有趣,我最喜欢那里面关于红蚂蚁运动路径数次受到堵截,而后红蚂蚁还能够找回家的那段描写。这部书当中最的篇章是祈祷绅士螳螂习性的观察, 传教士的优雅原来是虚伪的,连续吃掉若干新郎雌螳螂才是进化路上的大英雄…

读书的时候我就在想,《昆虫记》这样的书,建立在仔细观察认真观察对比分析的基础之上,并不需要生物学、动物学、生物化学方面坚实的科学基础。这样的书其实我们小的时候,如果受到启发也会写出来,也能写出来。现在没有这个机会了,靠回忆若干细节就不清楚了。

推荐今天的年轻人有机会读读这套《昆虫记》昆虫学家、文学家让-亨利·卡西米尔·法布尔所著的长篇科普文学作品,他那时还不是一个深刻理解达尔文进化论的人,在书中经常调侃达尔文的进化论,但作品中对昆虫的种类、特征、习性和婚习的描写的确引人入胜,今天重新拍摄一部以昆虫记为蓝本的版昆虫记, 一定会有大量的新读者。

我有被蚊子叮咬被牛蚊子叮咬的长时间的历史,但就没有动过念头,仔细去观察关于蚊子关于牛蚊子的习性, 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现在我能做的,是把昨天晚上被七八个母蚊子骚扰一夜不得睡的经历写给你们, 并且补记如下的事实:

第一,昨天夜里我和蚊子大战大概有七八个回合之多,躺下,又起来,躺下,又起来,开着不同亮度的灯,在不同的角度上寻找蚊子,并与之搏斗,最后胜利打死四只蚊子, 取得历史性的的胜利。

第二,余下的两三只蚊子,依然对我实行报复性打击,游击, 天快亮的时候,我被折磨的精疲力尽睡着了,蚊子的骚扰没有停。直到天大亮,蚊子才悻悻地离去。

第三,纱窗坏了,必须及时修理。我婉约地责怪昨天晚上跟我睡在一个床上的领导,她面色红润,显然昨天晚上睡的不错,这愈发让我心里气愤,但绅士风度是不能没有的,遂耐心地:我昨天夜里抓了一夜蚊子,你没感觉到吗?

我知道你起来折腾…抓什么蚊子,有蚊子吗?为什么蚊子不咬我呢!…

是啊,科学家不是说蚊子喜欢叮用过化妆品的人吗?可蚊子为什么不咬她呢!

第四,今天要看看楼下小卖店里有没有电蚊香, 有些东西不需要的时候,你永远意识不到他对你来说有多么重要。

第五, 在北京住了快40年了,身上多了骄娇二气,几只蚊子就搞得一夜不得安宁, 骄傲,我的当年, 但人是没有办法走回头路的。但愿那密集的蚊子,那可怕的牛蚊子,永远只存留在我的记忆中,而不要再相逢。

第六,蚊子到底喜欢咬什么样的人?我还不知道现在有没有确切的结论, 那些被认为自洽的确切的结论在每个人身上检验的结果究竟如何,更是只有天知道。

关于蚊子是哪儿来的?

达尔文先生有一套说法, 无神论者不一定都同意达尔文的说法,因为很多无神论者未必懂得进化论的道理,但有神论者必定是不同意达尔文的说法的。

比方说,相信的就认为蚊子是造出来的.

能造出蚊子来吗?为什么要造蚊子呢?

这个问题,非教信仰者是想不明白的, 对于教信仰者而言,没有不能的,做的一定是有道理的,古兰经上讲过的那一定是事实, 古兰经上讲过的事实胜过一切科学的事实。

巧的是,古兰经确实可能讲过关于蚊子的事情.

古兰经,说的确不嫌以蚊子或更小的事物设任何譬喻;信道者,都知道那是从他们的主降示的真理;不信道者,却说:设这个譬喻的宗旨是甚么?他以譬喻使许多人入迷途,也以譬喻使许多人上正路;但除悖逆者外,他不以譬喻使人入迷途

仔细琢磨这段话还是挺绕的, 没弄明白蚊子为什么咬我, 没弄明白为什么母蚊子咬我.

当年一块儿在人大当代表的时候,一位私交与我很密切的阿訇朋友,曾经向他请教过一些关于教的知识, 因为那时还没有与七八位母蚊子大战的经历,所以没有请教关于蚊子的事情, 如果有机会请教,我会问他, 2017年6月,为什么突然间一群母蚊子袭击我?这个事情是随机发生的还是由预先安排好的?老人家那么忙,还惦记这点儿小事儿,会不会太累?

学者曾经写过这样的语言:

尊贵的《古兰经》是伟大的语言,他彻知一切秘密,他创造了蚊子,他深知其秘密及奇迹,所以,就不嫌弃在其经中提说,而其实它是最值得的提说的昆虫!因为蚊子隐藏着令人惊奇地奇迹,值得我们长期站立于其面前,它是最复杂、最精确、最能证明创造者大能、伟大的昆虫。

哈哈,哈哈,看到这儿我笑了,却原来蚊子咬我,比老虎咬我要重要的多, 既然蚊子是奇迹,那我被蚊子咬,那便是奇迹创造的奇迹.

据说这是一个摄影爱好者拍到的图片,照片上能够看到,蚊子身上生活一种更小的昆虫,吸其血液为营养。该学者就此赞主伟大!这张图片显示的是生活在蚊子身上的红色昆虫,这些小螨虫是吸取蚊子血液获得营养的,这种昆虫因其甚小,而不能用肉眼看到。它生活在一些昆虫身上,特别是生活蚊子身上吸其血液为营养. 想不到啊,我喂饱了蚊子,顺便还喂了螨虫…学者赞主伟大!我怎么突然间觉得自己也跟着伟大起来了, 我伟大起来之后这眼神儿也好了, 忽然间发现,这只蚊子的眼睛显示绿色,而且是楼下铺子里卖翡翠的那种祖母绿,不知道神的启示到底是什么样的具体的寓意, 该不是提示我到去赌石头,回来之后暴富吧。

关于科普,中国最出色的科普作家是这个人。

蚊子专咬什么人?

蚊子为什么咬这种人?

看不看,信不信,全在您了。

请注意这张图片当中,关于怎样防蚊的两种办法, 如果今天晚的房子里出现一群母蚊子,你就知道该怎么对付了。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蚊子

蚊子(mosquito),属于昆虫纲双翅目蚊科,全球约有3000种。是一种具有刺吸式口器的纤小飞虫。通常雌性以血液作为食物,而雄性则吸食植物的汁液。蚊子自带杀毒器官,无法通过叮咬传染病毒,吸血的雌蚊是登革热、疟疾、黄热病、丝虫病、日本脑炎等其他病原体的中间寄主。除南极洲外各大陆皆有蚊子的分布。其中,以按蚊属、伊蚊属和库蚊属最为著名。

盐城治疗妇科医院
青少年便秘是如何形成
承德牛皮癣专科医院